• 野人寫真 | 李法老

閒聊攝影 | 選擇


好像很久沒有寫文章了,最近剛好跟社團的幹部聊到另一個社團的近況

“收掉了” 我聳聳肩說,聽完了整個故事他們笑了笑 “這回答很法老”

就在前幾天跟一位追蹤者聊天,我也是一慣的這樣聊著,其實我向來很樂意回答問題,但可能不是想像中的那樣回答

”那你自己覺得怎麼樣?”

”那你自己想要的是什麼? “

我常常這樣反問,如果回答是 "我覺得很好",那這個對話串應該就會到此結束,如果不是,通常我會繼續拋出更多的問題

- 攝影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 -

有時候會遇到有人問照片如何,撇除個人對風格的喜好,如果照片沒有什麼客觀性的瑕疵例如: 修圖修到照片爆掉、很明顯的對焦失誤、很明顯的手震等等,在不了解拍攝當下的現場狀況、攝影者的思考脈絡以及取捨之前我的回答通常會是 ”還不錯啊”,然後換我提問

如果很明確的知道提問者想要什麼,我才會針對範本和照片之間的落差進一步提出可能的解法,可以在後製怎麼處理、可以在前製怎麼處理、可以捨棄哪些用什麼來補等等,最後在拋出一句 ”怎麼取捨看你”

-

對我來說不管是不是拍照,一件事情怎麼樣都不太可能只有唯一解,”這樣做就對了” 對我而言是一個扼殺掉其他可能性而且不負責任的回答方式,因為通常我並沒有辦法對這個人的決定負責,因此我認為我只能提供選擇,而決定選哪條路則是屬於發問者的議題

-

我想進光量不足是要開放光圈? 還是放慢快門? 還是要拉高iso? 還是要補光? 這問題會永遠困擾著攝影師們

記得有人曾經問過我窗光這麼自然到底怎麼拍,我說把燈關掉單吃窗光,他繼續說道可是這樣做iso會很高他沒辦法接受(iso 800),我想那也只能這樣了,於是我說那你得想辦法把閃燈打的跟窗光一樣自然,器材的硬體限制就在那裡,我們不可能無視它們進行拍照

-

而這些取捨也都環環相扣的引領著我們的影像前往不同的地方

-

同理,社團的經營也一樣,想把社團帶往什麼方向、如何取捨、面對學校的提議是否要接納、有什麼方式可以兩全,身為社師提供的只是可能性以及資源,社團是屬於學生的,得由學生得自己決定自己的去處而不能乖乖聽老師的話

同理,經營自己的風格和客群也一樣,想要有廣大受眾勢必得在風格上多少向大眾靠攏;想維持自己的風骨那勢必得稍微犧牲一點潛在客群;我從來不避諱在自己的臉書上發表和批判各種政治、社運、生態議題的態度,很多朋友常勸我不要跟錢過不去,但我相信久而久之只要我沒有餓死,長久下來這就是我想要的形象以及客群 (前提是我沒有餓死),很多人可能撐不到那時候而必須得做出一些取捨,幾個熟識、頭腦清楚的朋友往往最後過不去的關卡都在自己而不是客觀條件

-

如果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要這樣做、如果連自己都不知道想要把自己的社團帶往何方、別人說什麼就做什麼、別人怎麼做就照單全收,凡事跟著潮流,那最後也終會被潮流淹沒

#閒聊 #攝影 #選擇 #野人

121 次瀏覽
BACKGROUND -
00:00 / 00:00

@BarbarianImage 野人寫真攝影個人工作室 Since 2014